守财奴是什么生肖
 位置:首頁 >> 文化讀書 >> 正文
默默陪伴張學良幾十年寂寞生涯的女人

2008年11月19日 15:31:10  來源:《張學良的紅顏知己——趙四小姐》

 

年輕時代的趙四小姐

  在香港趙四小姐度日如年

  香港,清水灣。

  趙一荻靜靜坐在一張藤椅上,手托著香腮凝望著遠方那片碧綠的大海。

  她身后就是有名的清水灣鄉間俱樂部,偌大一片碧茵茵草坪上,有人在陽光下輕松地打著高爾夫球。她無心打球,剛才是三哥國梁和三嫂將她從家里約到清水灣來。剛從香港大學土木工科畢業的國梁,如今已在香港安家了。他和三嫂見到獨自幽居在香港的四妹心情抑郁,所以才決定約她出來,到清水灣的鄉間俱樂部來散散心。可是,趙一荻到清水灣后只和三哥打了幾桿球,就坐在涼傘下想自己的心事去了。由于張學良迄今下落不明,她心里始終充滿著深深的離愁。

  現在已是1940年2月。香港春意融融。

  趙一荻記得她是在七七事變發生后不久,才帶著閭琳到香港的。此前她曾去過奉化溪口。在那讓人寂寞的雪竇山上,她和張學良有過短暫的相會。因為于鳳至已經得到了蔣介石的特別允許,住在那家旅行社陪著張學良。趙一荻只能間或前去奉化,更多的時間她和閭琳住在上海高乃依路1號的小洋房里。

  在奉化時,張學良還有對外通信的自由,趙一荻不時可與幽禁中的張學良通信。不過所有信件必須經過特務們的檢查。雖然如此,她畢竟可以與隔絕在奉化山里的張學良交流一些感情。在那時候對她來說就是不幸中的萬幸。可是自從張學良、于鳳至兩人,被軍統特務從浙江奉化秘密轉移后方以后,趙一荻就再也無法和張學良取得聯糸了。

  她寄往奉化的信被退了回來,后來,趙一荻因為許久得不到張學良的音訊,她曾經只身由上海秘密前往奉化。但是,當她到了溪口雪竇山后,才驚訝地發現張學良曾經住過的山間旅行社,早在一場大火中化為了灰燼。而那幢深山古剎雪竇寺里的大法師,竟一問三不知,也不肯告知張學良現在何處?法師見她可憐,只對前來尋找張學良的趙一荻,面向群山中一條曲折公路上默默懸望良久,終于搖頭嘆息說:“四小姐,不必心急,凡塵之事,有許多不可思議之處。不過凡事都有定數,你不該知道的時候千萬別問,該你知曉的時候,自然知曉。你問此時張先生現在何處,那只有天知道了,阿彌陀佛!”

  從奉化返回上海后,趙一荻一直沒有得到張學良的信息。她曾托友人詢問國民黨上層人物,諸如從前在北平結識的何應欽等人,他們也裝聾作啞,不肯復信給她。直到1937年11月,她才從張群在上海公館里的一位女傭口中,得知了張學良、于鳳至離開奉化后的情況。原來他們曾在江西遷來移去,居無定所。12月初,忽然,有一位陌生來客悄悄地走進了上海高乃依路1號小樓。

  那人的行跡有些神秘,在距小樓十幾米的地方就下了汽車。然后他直接推門而入,仿佛是位熟人。趙一荻卻一時想不起來者為何人。那個戴禮帽的人手拄著根藤杖,竟然主動含笑搭話:“四小姐,莫非你連我也不敢認了嗎?”

  趙一荻在上海深居簡出,極少出入交際場合。所以她近一年的時間,幾乎與外界杜絕了往來。在這里她身邊只有一男一女兩位傭人,照料她和閭琳的起居。忽見女傭帶進一位穿玄色長袍的陌生來客,她不由吃了一驚。只見那人摘了禮帽后,露出了光禿禿的前額,唇上有綹大胡子。再看那人的面相卻是極和善的,趙一荻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可是一時又記不起來。忽然,趙一荻眼睛一亮,驚喜地叫起來:“如果我沒猜錯,您就是莫老吧?”

       “虧得四小姐記性好,不錯,我就是莫柳忱啊!”那人笑瞇瞇坐在椅子上,接過女傭獻上的茶,啜了一口,說:“我剛從南京來,看這戰事吃緊,也許國府很快就要西遷了。所以才決定到上海來見見你,因為不久前,我在安徽黃山見了漢卿一面。他拜托我,一定把這封信親自面交給你!”

  “有漢卿的來信?他在什么地方?”趙一荻猛聽到來者是東北元老莫德惠,不禁心中大喜。又聽莫德惠說不久前在安徽見了張學良一面,越加欣喜。多日來思念張學良下落的趙一荻,眼前仿佛洞開一扇窗子。那種驚喜與意外,簡直讓莫德惠吃驚。她急忙拆開張學良的來信,發現紙上果然是她熟悉的毛筆小楷,然而信中對他目前的處境提及甚少,只詢問她在離開雪竇山后和愛子閭琳的生活情況。雖然信中的語句十分謹慎,顯然莫德惠帶出此信前曾受到特務嚴格的審閱,但是,這封只有廖廖數語的書信,對困境中的趙一荻來說仍然彌足珍貴。

  漢卿離開奉化以后,據說和于鳳至先住在江西。那是蔣先生預先吩咐為漢卿準備的住地,據說是當年王陽明江西講學時住過的舊宅,蔣先生的意思是,希望漢卿在那里安下心來,好好讀書。可是,沒想到日本人進犯江南的速度出人意料,所以他和鳳至就不得不從江西向大后方轉移了。”莫德惠早年在東北時是張作霖麾下的官員,張學良主政東北后莫德惠又成了少帥手下的一位忠誠謀士。蔣介石和張學良結為契兄弟以后,經張學良的推薦,莫德惠去南京作官。不久他竟得到了蔣介石的信任,成為了南京議會的首面人物。

  不久前,莫德惠忽然從可靠官員那里,獲悉張學良正由一伙軍統特務監押下經過黃山。于是莫德惠電請蔣氏首懇,星夜從南京前往黃山探視。在那里,他得以與遷徙中的張學良匆匆一見。在那次會見中,莫德惠只和張學良、于鳳至伉儷在山頂行館里吃了一餐飯。飯后張學良就忙著寫信。那次他大約寫了十幾封信,其中既有給趙一荻的信,也有給張學良大姐冠英、胞弟學銘以及東北軍舊部何柱國等人的信。由于時間緊迫,每封信都必須言簡意賅。而且又要送特務隊長劉乙光親閱后,方才可加封交到莫德惠手上。上述各信,莫德惠均已一一轉出,只有張學良給趙一荻的信,他必須親自送到上海來。因張學良在黃山臨別時對莫德惠另有叮囑,說:“柳忱老,我在離開奉化的時候,實在無法與四小姐辭別。現在我相信她一定還在上海,務請你回南京后,設法代我去上海見她一面。她見了柳老,也就安心了!”

  “現在漢卿會轉移到什么地方去呢?”趙一荻將張學良的信反復看了又看,覺得張學良似有許多話沒有寫在信上。分別一年有余,她幾乎無時不在上海惦念他,然而現在接到他的來信后,又感到這信寫的太簡單了。

  “漢卿和鳳至現在轉移到何處去了,別說我不知道。恐怕除蔣先生以外任何人也難以知道。”莫德惠的神情凄然,她發現趙一荻在一旁感傷落淚,心里更加酸楚。因為他與張氏父

  子畢竟是兩代的深交,他本人又是張學良親自推薦給蔣介石到南京作官的,所以莫德惠對趙一荻的處境非常同情,他說:“我到黃山和漢卿見面的時候,他們夫婦的精神狀態都很好。雖然失去了一些自由,畢竟受到蔣夫人的特別關照,軍統的人是不敢對漢卿怎么樣的。漢卿的生活除了不能與外界有過多的聯糸之外,待遇幾乎和從前沒有什么兩樣。因此你不必過于懸掛于他。只是漢卿對你很不放心,他讓我轉告給你,如果上海不安全,你最好到香港去。”

“讓我去香港?”趙一荻聽了莫德惠的話,心里激動了起來。她對香港當然一往情深,因為那里不僅是她的出生之地,而且趙氏家族的許多親友大多在那里上學或從業。在上海生活得寂寞時她常常想到香港去,但是,趙一荻一直心里不甘,她幻想有一天張學良或許派人來找她。正是為著這一天,所以她才不肯離開上海。如今她終于盼來了東北元老莫德惠,又聽到張學良托莫轉來的話,就欣然應允說:“莫老,我和閭琳如果去了香港,那么上海的這所房子又該如何處理?”

  “四小姐請不必擔心。”莫德惠說:“我這次到上海來,就是為了替漢卿安排這樁事的。從目前的局勢來看,日本人很可能先在上海入手,然后再進攻南京。也就是說南京和上海的失陷,都只是時間的問題了。正是因為如此,漢卿才決定托我到這里來,勸你先轉到香港去。至于說上海的房產,我會替你們做妥善安置的。我現在擔心的倒是四小姐去香港以后,自己又該如何生活呢?”

  趙一荻沉思片刻,說:“我到了香港,那邊有許多親友。我和閭琳可以暫且住在親友家里。我想很快漢卿就會有消息的,如果他同意,我當然還是希望去他那里的。”

  不料莫德惠卻說:“四小姐對漢卿的心意可嘉,可是,依我看恐怕你要在香港做長期生活的打算。因為你再去漢卿那里,恐怕就多有不便了。除去于鳳至夫人在他身邊陪伴之外,蔣先生也不會同意再有其它人到漢卿幽禁的地方去。再說,漢卿的幽禁地,一直對外十分保密,你想和他聯糸實在太危險了。”

  趙一荻從莫德惠的談話中,已經感覺到某種可怕的危機正向她逼來。莫德惠作為蔣介石身邊的高參謀士,他的話不能沒有根據。想起從此她將要和漢卿天各一方,相聚遙遙,心里不禁黯然神傷,眼淚也忍不住淌了下來。她用手帕掩住口,盡量不讓自己在莫德惠面前哭出聲來。良久,趙一荻從悲慟中掙扎出來,說:“我懂了,莫老,既然暫時不能到他身邊去,我就先帶著閭琳去香港。只要他一有消息,我一定想方設法去見他。如果您再有機會見到漢卿,就請代我轉告他:只要我有一口氣,就在香港等著他!”她說到這里,眼淚又禁不住流淌了下來。

  “綺霞,你在那里想什么呀?”趙一荻正坐在椅上想著往事,忽見一男一女手持高爾夫球桿,從碧綠的草坪上走了過來。正是她三哥國梁和三嫂。自從她到香港以來,就住在三哥的家里。后來她發現短時間不會有張學良的信息,只好按莫德惠轉達的意思,在香港皇后大道172號購買了一幢小洋房。她知道自己如若在香港久居,就必須要做獨立生活的準備。而閭琳已經10歲了,她還要在香港輔導兒子上學讀書。在皇家小學里,閭琳已經上了二年級,這孩子聰明伶俐,對英文的接受能力超出趙一荻從前的想像。

  “哦,沒什么。”趙一荻見三哥三嫂來到面前,忙請他們坐在小圓桌前,遞上了冷飲。

  “四妹,如果你覺得香港寂寞,不如就依大哥大嫂的主意,先和閭琳去美國生活一段時間也好!”國梁見一荻總是一幅憂郁的神態,就知道她一定還思念著下落不明的張學良。

  趙一荻神色郁郁。她理解三哥三嫂對自己的關切,可她心里始終難以放下在內地輾轉移徙的張學良。趙一荻自來香港,雖然身邊有三哥三嫂,還有從前在天津時的好友朱媚筠、朱光沐夫婦等一批友人,不斷到她宅子里安慰她,但卻無法排遣壓在她心底的悲哀。剛來香港時她感到不適應這里的生活,從前她和張漢卿在一起的時候,生活很有規律。那時她有作不盡的工作。然而她在香港卻只能作為一個帶著孩子的母親了。

      趙一荻在香港心生煩悶,度日如年。在寂寞中,幸好朱五小姐時常來到她身邊。和朱五同來的還有張學良從前的秘書朱光沐。朱媚筠和朱光沐經常請趙一荻和閭琳到中環的酒店里去聽歌。

  趙一荻和朱五在一起,有許多讓她回味的往事。朱五是她在香港時最有共同語言的姐妹。有一次朱媚筠請她到太古酒店的頂樓酒吧,去聽英國的皇家管弦樂演奏。休息時她們忽然發現一位禿頭頂的老人,極像從前在報上寫詩罵她們的廣西大學教授馬君武。朱五小姐見了,就放下酒杯追上去,可是,不久趙一荻就見朱五笑嘻嘻地回到桌前,說:“我們看錯了眼,如果真是那個老東西,我還要臭罵他的!”

  趙一荻開心地笑道:“你真見過馬君武嗎?”

  朱五道:“當然見了,那是前年冬天的一個下午,我和朱先生一齊去銅鑼灣購物,在吃晚飯的時候。朱先生忽然指著鄰座一位禿頭老人對我說:‘媚筠,那不就是當年九一八時,在報上罵你和趙四小姐的馬君武嗎?’我當時一聽,就氣得滿臉煞白,怒沖沖地走了過去,拍拍那人的肩膀說:“請問,你就是馬君武嗎?”那人對我困惑地點點頭,說:‘你是誰,

  我不認識你呀!’我就說:‘你莫非真不認識我?’馬君武說:‘我剛到香港來,又怎么會認識你?’我就說,‘你不認識我,為什么要在你那臭詩里,寫上我朱五小姐的名字?’這不是胡鬧嗎!”

  趙一荻忍住笑:“當真有此事?那個馬君武可夠難堪的了!”

  朱五笑說:“那是自然,他一見我自稱朱五,立刻嚇得他放下了酒杯,拔腳就跑了。我在他的后面追去,朱先生怕我當真嚇著那位馬先生,于是就把我拉了回來,你說逗人不逗?”

  趙一荻拍著掌,幾乎笑彎了腰。她萬沒想到朱媚筠在香港居然會遇上從前的仇人馬君武。便說:“媚筠,你也真夠厲害的了,當眾嚇了馬君武一回,也讓這大詩人領教了他那首歪詩的社會效應。”

  朱五氣咻咻地說:“就是應該嚇他一回。以我和張學良將軍的接觸而言,根本就沒發現,他和自己部下的眷屬有任何過份的舉動,更不要說什么風流了。在九一八事變那天晚上,他是抱病陪英國公使去長安戲樓聽戲的。當時你趙四小姐也不曾在他的身旁,又怎么生出個風流韻事來?更別說什么胡蝶了。所以我說,真該狠狠教訓他一頓,方解心頭之恨。”

  趙一荻笑出了眼淚,說:“也該謝謝你朱五小姐,幫我出了一口氣!”

  趙一荻正坐在那里想心事,忽見三哥三嫂已坐在身旁。她這才收回紛亂的思緒,只聽三哥說:“四妹,我勸你最好還是到美國轉轉吧,不然,在香港你會愁得生病的。”

  三嫂也勸她說:“對,到美國轉一轉,散散心,也就寵辱皆忘了。如果在美國不習慣,你還可以再回香港。總之你不能和自己過不去。四妹,何必老是發愁呢?”

  趙一荻無言地搖頭。她知道三哥和三嫂的好意,不久前,她們在香港剛送走了大哥國棟和大嫂,他們是專程從美國回香港探望四妹趙一荻的。大哥在國內大學畢業后,就去了美國康乃爾大學就讀。在大哥大嫂的影響下,趙一荻四哥趙國均已在去年從天津飛往美國,現在布萊登大學攻讀化學專科。這次大哥國棟在美國聽說四妹一荻的生活中出現了讓全家人痛苦的事情,就和大嫂專程飛來香港。他們勸趙一荻也去美國攻讀大學。

  她記得大哥說:“四妹,你在‘中西女中’時,不就有去國外求學的意愿嗎?那時你出國有種種不便,可如今你剛好有時間,又有機會,既然如此,為什么不到美國去看看?如你真想留學,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可是現在,趙一荻的心思全在張學良身上。她不能在張學良身陷囹圄的時候,自己選擇出國留學的逍遙之路。出于種種考慮,她婉謝了大哥大嫂的美意,只說:“我現在早對留學不感興趣了。”

  “如果不想去美國留學,到那里觀光也是可以的嘛!”三哥國梁時時關注著四妹的情緒。他不知道四妹仍對失去了政治前途的張學良抱有幻想,就勸她:“到美國去的好處,就是可以淡忘從前的許多往事。四妹,你現在還那么年輕,總應該開始新的生活吧?”

  “不,三哥。謝謝你們。”趙一荻唇邊現出了淡淡笑意,她知道哥哥嫂嫂也難以理解自己此時的心情。現在她雖然可在香港或美國尋求一種全新的生活,甚至依她當時的容貌與財產,完全可以找到一個新的歸宿。然而,只有她心里清楚,自己的一生早就在天津時代就屬于張學良了。不管他目前的處境如何險惡,也不管此后她能否還見到他,趙一荻都不能再有其它的寄托和歸宿了。想到這一層,趙一荻決然地婉謝說:“哲人說:‘哀大莫過于心死,’我的心早已經死了。無論在什么地方,香港也好,美國也好,都不會喚起我對生活的沖動。我現在最大的寄托,就是把閭琳盡快撫養成人!他就是我惟一的寄托了!”

  國梁和三嫂見她說得那么堅決,情知再也不好勸說了。

 

【作者:】
 >>相關新聞
無相關新聞
 >>財經新聞
河北金融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河北金融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河北金融網所有,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鏡像、復制、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河北金融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有權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X(非河北金融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對于文中內容、文字的真實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
★如有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20天內與本網站聯系。
 信用社
對不起,圖片瀏覽功能需腳本支持,但您的瀏覽器已經設置了禁止腳本運行。請您在瀏覽器設置中調整有關安全選項。
 文化讀書
唐朝最爽公主:高陽偷情和尚老公放哨
溥儀自述:新婚夜我對兩新娘毫無興趣

 休閑生活
哄寶寶睡覺常見錯誤  
哄寶寶睡覺常見
浴室空間的六大裝修趨勢
浴室空間的六大
懷孕攻略:生男生女真的有技巧嗎?
懷孕攻略:生男
[飲食]豆腐不能天天吃
[飲食]豆腐不能
蔬菜怎么吃能獲取更多營養
蔬菜怎么吃能獲
早上第一杯水應該怎么喝?
早上第一杯水應
 商業消費
石家莊多家民營加油站降價

 頻道精選
守财奴是什么生肖 北京pk赛车精准计划app 01彩票是合法的吗? 云上娱乐游戏平台 意大利pk10赛车官网 重庆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天橙娱乐 北京pk10计划全能软件 篮球比分 双色球赚钱的方法 网络棋牌炸金花规律 排列三组选杀一码 鼎盛彩运八的网址